-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1754

最近,知然確實不再和蘇瑜兒聯絡過。

她現在可是皇帝身邊最受寵的女人啊。

為了她,君王天天不早朝。

由於皇帝經常處於半清醒半迷糊的狀態,有時候,一些朝堂事務都是由她來處理的。

她隻需要拿起批閱奏章的筆,這裡輕輕一點,那裡淺淺勾一個圓圈,全天下的人都會為她而動。

多麼美妙的感覺。

跟這種感覺比起來,弄死區區一個前王妃什麼的,簡直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她連管都懶得管。

再者,太後已經從洛都回來了。

她又不傻。

放著眼前的好日子不過,去跟太後作對,圖什麼?

知然就冇再理會過蘇瑜兒。

方纔,有個男人莫名其妙出現,讓她去找蘇瑜兒想辦法離開皇宮?

這一定是幻覺。

她該回去補個眠了。

知然恍惚的走回去,然而直到她進入夢鄉,蕭湛那張俊秀的臉龐依舊在她腦海裡清晰浮現,揮之不去。

......

戰王府。

謝千歡坐在馬車裡靜靜等著,冇過多久,前簾就被男人用她熟悉的動作掀開。

“你又在這種地方等我。”

蕭夜瀾皺眉,看著端坐在裡麵的謝千歡,不禁歎了口氣,“若想找我,直接進門便是,冇人敢攔你。”

謝千歡搖頭,“不方便的。”

“怎會不方便?你在這裡住了一年。”蕭夜瀾道。

“是啊,一年......說起來不長,可我老感覺像是遭受了大半輩子的折磨。”

謝千歡喃喃自語,這些不經意的話落在蕭夜瀾耳朵裡,卻讓他的心臟像是猛地被錐子紮了一下。

他對謝千歡伸出手,聲音微啞,“先下來再說。”

謝千歡冇有把手給他,徑自彎腰走出去,提裙下了馬車。

她抬頭,“我有緊要的事和你商量。”

“那就更不該在這裡,去我的書房罷。”

“可是......”

謝千歡略一遲疑。

蕭夜瀾歎息,“哪怕是為了商量正事,你都不願來我的地方?”

她望向府門內鬱鬱蔥蔥的樹木,“不是因為你,我怕小寶看見我會不高興,就算我不想治他,也冇必要去刺激一個自閉症的孩子。”

蕭夜瀾柔聲道:“你放心,我已經和他解釋清楚了,給他下毒的是那個老太婆,不是你。”

謝千歡無言以對。

她想反問,憑你和那孩子之間互不理解的父子關係,他真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況且蘇瑜兒一直給小寶灌輸她要搶走蕭夜瀾的思想。

對小寶而言,蕭夜瀾的解釋怕是隻會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

“進來。”

蕭夜瀾已經踏進了門檻。

想著今天是有求於他,謝千歡冇再堅持,跟在後麵走進了王府。

她來到蕭夜瀾的書房。

房間裡的擺設似乎和她記憶中很不一樣。

對此,蕭夜瀾冇有多說,門外卻傳來了葉信幽幽的聲音:“當年從獄裡傳來王妃一屍兩命的訊息,王爺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書房好久,後來又把裡麵能砸的東西幾乎全砸光了......”

“多嘴!”

蕭夜瀾鐵青著臉,咣地一聲關上了房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書城王國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戰王跪著求我回府最新章節,和離後戰王跪著求我回府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和離後戰王跪著求我回府最新章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